在江北盘溪的深巷中,掩隐着一幢两层砖木结构高楼的小院。这幢小院叫石家花园,尽管其貌不扬乃至略显破陋,却因我国现代画家、美术教育家,我国现代美术的奠基者——徐悲鸿从前在此寓居过而分外有目共睹。

徐悲鸿

文人墨客宝贵文档荟萃之地

视频:徐悲鸿故居 石家花园

上世纪20年代,重庆商界巨贾、慈善家石荣廷在上海期间,有感于外滩公园“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奇耻大辱,遂于1931年回渝斥巨资修建了这栋集书法、 雕琢、园林艺术和建筑艺术一体的花园式住所,取名“培园”,后人称石家花园。

石家花园全貌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迸发,国民党党史编纂委员会保存于南京的 10 余万册宝贵文档,随国民政府转移至重庆。后来,这批档案被隐秘搬移至石家花园地下石室,石家花园背负起了管护这十余万册宝贵文档的重担。

现已空阔的房间,模糊显现着当年十万宝贵文档漂荡的影子

1937年末,徐悲鸿随国立中心大学迁址来到重庆。石荣廷赏识徐悲鸿的人品、画品,便屡次上门访问,诚邀徐悲鸿到石家花园寓居。徐悲鸿在石家花园日子非常俭朴,一张床,一个写字台,两把藤椅、两个箱子和一个帆布躺椅,屋内除必要的日子用品外,主要被绘画用具和绘画材料所占有。

徐悲鸿与我国美术学院学生合影

除了创造,1942年,徐悲鸿在石家花园还筹办了研讨性质的“我国美术学院”,筹备处就建立在石家花园里,张大千、吴作人、李瑞年等闻名画家,都曾担任研讨员。“我国美术学院”也成为了我国现代美术的奠基组织之一。

以笔为剑,投身抗日激流之中

视频:徐悲鸿著作保藏大展

抗战期间,为唤醒同胞的救亡之心,徐悲鸿在石家花园的地下室里,相继创造了《风雨鸡鸣》《挂彩之狮》《巴人汲水图》等惊世之作。

《风雨鸡鸣》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1937年,全面抗战迸发,国内的艺术工作者在恶劣环境中,仍然保持着崇高的时令与操行。徐悲鸿被这种精力所感染,创造了一系列的画作。《风雨鸡鸣》便是其间典型。

纵观全图,一只雄鸡昂首阔步立于石上,像一名临危不惧的兵士,鼓动中华儿女英勇反抗,为民族解放运动不懈努力。

《挂彩之狮》

1938年,日寇苛虐加重,泱泱中华已被日本侵略者占据多半,疆土沦丧、水深火热,面临此刻情形,徐悲鸿愤懑难忍,创造了《挂彩之狮》。

画中,一头挂彩的狮子回忆蹲坐石上,双目仇视,透过这不堪回忆的神态,人们能够看到,狮子正积储力气预备战役和奋斗,其眼中蕴藏着一股坚决的信仰和蓄势待发的力气。在画作上,徐悲鸿题有这样的一幅词:“国难孔亟时,与麟若先生同客重庆,相顾不怿写此以聊抒怀”。活灵活现的画作,加上这一段简略的文字,徐悲鸿将浪漫与实际完美结合在一起,鼓励人们积储力气、负重前行。

《巴人汲水图》

在创造爱国主义著作的一起,徐悲鸿还将精力倾泻于大众民生。寓居盘溪期间,徐悲鸿每日均需步行至嘉陵江岸乘坐渡船。看到江边大众身负重担、步履维艰地挑水上山,深感民生困难。1938年,徐悲鸿疾笔创造《巴人汲水图》。

在画卷上,徐悲鸿还题写了一首七言律诗:忍看巴人惯担挑,汲登百丈路迢迢,盘中粒粒皆辛苦,辛苦还忝血汗熬。

《巴人汲水图》被誉为徐悲鸿最具公民性和年代精力的代表作。原作共有两幅:榜首幅现存于北京徐悲鸿纪念馆;第二幅著作被其时的印度驻华公使看上,后于2010年12月,以1.71亿元在北京成交,改写了其时我国绘画拍卖价格的世界纪录。

在烽火连连、食不果腹的年月里,面临日常生计世人已自顾不暇。但是,徐悲鸿仍然笔耕不辍,孜孜不倦从事爱国绘画创造和教书育人,以笔为剑,投身到抗日救亡的激流之中。

据传,徐悲鸿曾在街上摆摊卖画。其时徐悲鸿已声名远播,听闻他摆摊卖画,前来求购的人川流不息。他就在街上画他最拿手画的马,作画速度之快,十余分钟就画成一幅,每幅以10到100元的贱价出售,所筹资金全数捐赠给哀鸿。

徐悲鸿笔下的马,是一匹匹飞驰的战马,被他视为正在觉悟的中华民族精力的标志

抗战期间,徐悲鸿还几度下南洋办画展卖画筹款。据统计,仅1938年至1941年,徐悲鸿经过6次画展筹得10万余法币。这些钱,他悉数捐赠国家救济难民。按其时上海工人日薪0.59元法币核算,10万法币相当于一个工人460年的薪酬所得。

徐悲鸿的画作尽管价值不菲,但其日子却清贫节省。一方面他爱画如痴,为避免古画珍品流落海外,常常不惜重金购之,致使自己日子窘迫;另一方面,当国难之时,他心系国家大众,画款全数捐出,救国难于时艰,致使其沉痾之时,还需友人周济。

1953年9月26日,徐悲鸿因患脑溢血病逝,享年58岁。妻子廖静文将他的悉数著作,包含终身节衣缩食保藏的唐、宋、元、明、清及近代闻名书画家的1200余件著作和1万余件各类图书、画册、碑本等全数捐赠国家。

徐悲鸿、廖静文配偶与儿子徐庆平合影

捐赠后,廖静文女士说:“国家让我留下题了我姓名的画,但那些画也是悲鸿画得最好的、最喜欢的,我应该捐出来”。

旧日花园韶光变迁

保护革新的赤色会址

抗战成功后,国民政府还都南京,我国共产党在重庆隐秘成立了“中共重庆统战工作组”。解放战争期间,重庆地下党人常常使用石家花园与石家祠堂之间的暗道,为革新活动作重要保护。在重庆解放前夕,石家花园隐秘的地下石室,成为了“中共重庆统战工作组”重要会议场所之一。

石家花园的地下石室

解放战争期间,石室曾被用于给地下党贮备物资,石室外有一条通道直通嘉陵江边,郭沫若等老一辈共产党人曾在此活动。

石家花园正门

助力国防的军工遗址

全国解放后,为援助国防建造,石家花园被军工制造厂江陵厂收用为厂房及家属楼,从前的花园也因建造需求,被密密的高楼掩去。1958年,在中心提出“军民结合,学会两套身手” 的出产政策后,这儿出产出我国的榜首辆吉普车——“长江牌”46型越野吉普车。

“长江牌”46型吉普车

在国防建造时期,石家花园发挥了重要作用。据统计,仅抗美援朝期间,以石家花园为中心的江陵厂,就产出步枪4510支,重机枪212挺,轻机枪1338挺,迫击炮618门,迫击炮弹12万多枚,手枪3.12万支。

传达艺术的文明丰碑

抗战期间,很多画家聚集重庆,创造出令人瞩目的艺术成果的一起,他们更是用画笔作刀枪,成为抗战中一支共同的“戎行”。

现在,他们的故事以画展、研学等方法广泛传达,人们在这儿探寻大师的脚印,感触这些绘画艺术中的民族精力。

徐悲鸿抗战时期经典之作在重庆我国三峡博物馆会集展现

“寻访大师的脚印”研学之旅活动

石家花园的故事还在持续……

现在,江北区对石家花园启动了保护性修理。下一步,将把徐悲鸿以及张大千、吴作人等数十位画家侨居重庆时的材料、图片、什物展陈在建造中的重庆抗战美术史陈列馆暨徐悲鸿故居陈列馆中。

“天下兴亡,责无旁贷”。石家花园,这座耸峙在深巷中传达艺术的文明丰碑,因爱国而生,因大师而美,承载着庞大而细腻的民族情感,倾泻着对国家和公民的厚意大爱。

现在年代和环境变了,抚今追昔,尤感任务更荣耀、职责更艰巨,站在更美好、更高的起点,更需以爱国精力厚植年代奋斗者的追梦情怀,在追梦路上初心如磐,任务铭记,始终保持“行百里者半九十”的清醒,坚决“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意志,披荆斩棘,不畏困难险阻,砥砺前行。

来历:风正巴渝 廉情江北 

修改:罗泽旭

校正:徐 杨 周 敏

声明:除原创内容及特别阐明之外,推送稿件文字及图片均来自网络及各大干流媒体。版权归原作者一切。如以为内容侵权,请联络咱们删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