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时不明白读书,懂时已是中年”,近年翻书常常有这样的惋惜。这儿,绝无倚老卖老的意思,且所谓“懂”也只凭个人的感触,或许依然是懵懂呢。每看到身边一些好学的年青教师,兢兢业业与书做伴多年,成果除了嘴里多出些时尚术语,实质上却未见多少前进,乃至原地转圈圈,此时相似的惋惜又从心底油但是起。

人间没有肯定正确的读书法。读书的意图不同,所取的办法也随之而异。假设出于消遣,那么,躺在沙发上,漫无意图地翻盛行杂志或刷微信,目下十行,不亦快哉,这便是正确的读书办法,但是,它却不合适研读柏拉图的《理想国》。反之亦然。所以,我这儿说的读书,不是指向消遣性这一类的。

人过中年而读书,我常提示自己尽力做到“三要”。

要“跳出舒适区”

一个人的老练,需求不断翻开自我,自动承受新环境的影响和磕碰,由此堆集履历,增加才智,磨炼意志力。读书也是。从广度言,触摸的书本有必要尽可能地广泛些,如名将的开疆拓土,以防止“偏食”形成的目光狭隘,沦为坐井观天。教师集体有个显着的阅览特征,便是总爱读教育类的书本(教参类的书还不包含),这种不敢脱离了解范畴的小圈子阅览,无疑缩短了教师的精力空间,久而久之,将导致思维的扁平化与思维的雷同化。试想,北京十一校园校长李希贵假如没有研读过《把握人道的办理》《愿景》《领导力》等西方现代办理学方面的作品,他的校长之路能具有今日的这些特征吗?不少名师的讲堂,若细心品尝,总能品出名师背面的特别“书架”来。当下读书界推重“跨界阅览”,我以为十分有道理。

从深度上言,读书也需常常自我应战,即有认识地给自己加压和建立小方针,每一段时期,啃一两本有难度的作品,特别名著。我这几年,每个暑假会给自己一个使命,会集读某位历史学家或哲学家的作品。比方,本年暑假,我方案读的是心理学家、哲学家弗洛姆。读过的史书或哲学书,有的我至今无法领会,更多的是如流行过水面,了无痕迹,但那部分能读懂的,让我获益良多,每次回想起,心里的海洋瞬间变得深广起来、清澈起来。

要“由博返约”

读书求其渊博,但一味的渊博并非读书的终究意图。实际上,每一个体的精力与生命是有限的,所谓“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特别是教育作业,一年到头,繁杂事岂止百件千件,原本就占去了大部分时刻。在极端有限的条件下,教师怎么从阅览中取得高效收益呢?我觉得,有必要恪守“会集精力做好一件事”的准则,这与挖井的道理是相同的。《论语》中记载孔子与弟子赐一段不乏诙谐的对谈:孔子明知故问地对弟子赐说:“赐,你觉得我是个博古通今的人吧?”赐肯定地答复:“当然喽,莫非不是吗?”孔子摇头道:“错了。我仅仅做到‘一以贯之’。”孔子说的“一以贯之”可了解为“从头到尾,把一件事贯穿究竟”,即干事不三心二意,朝梁暮陈。别的,在《论语》中,孔子还提出“正人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也是建议学习或读书得处理好“博与专”的对立:既要渊博,更要有个清晰方向。当然,读书方向可所以短期性,例如重视某个小问题,有方针去阅览;也可所以长时刻性,如环绕某个主题拟定若干年的读书规划。我自2012年专心做民国教育的资料收拾,至今已七年,尽管没作出多少奉献,但在自己看来,仍是有点儿成就感的,至少个人对该范畴某些问题的了解,会比之前深化。我想,再尽力若干年,在民国教育方面,我还会有所前进的。

上述讲的是读书的两点领会——“跳出舒适区”“由博返约”。假如说,读完一本新范畴的书,有如发现了未经欣赏过的景色,那么啃完一部通俗的名著,就似乎攀上一座人迹罕至的顶峰,瞭望到了更辽远的当地,看清了许多曾经令自己感到利诱的东西,也增加了自我读书的自信心。不管新遇的景色,仍是远眺到的风景,我觉得都比长时刻原地打转带给人更多的感官之乐与思维之美。

要“反己与领会”

国学大师钱穆年青时的读书阅历颇有学习价值。其时钱穆在无锡的鸿模小学任教员,有位搭档(也是钱穆的小学与中学的同窗)叫沛若,为人好学而忠厚仁慈。他曾对钱穆说:“你喜爱读《论语》,里边有一条写着:‘孔子所慎重当心的事有三件:斋戒,战役,疾病。’现在你患了感冒,尽管还没严重到发烧,但也是病。能够不用严重,不过也不能麻痹大意。应该按照《论语》说的那样恪守当心慎重的‘慎’字,不让病况加深,那么过几天就会自愈了。”钱穆一听如醍醐灌顶,从此以后,读《论语》,开端逐字逐句地“反己”,一定“从日常生活上求领会”。钱穆从沛若话中悟出的这番领会,恰恰道出了读书的底子地点。读书当然能够囫囵吞枣、自娱自乐,但关于一个真实的读书人,关于教师,仅此而已是远远不够的,还应跳出书本,回来本身,检讨自我,自省人生,然后不断进步个人的学业与修为。不然,为读书而读书,读书的价值就难以取得充沛的表达。

对教师而言,“反己与领会”包含两个层面。首先是反思自己平常的教育教育行为。读教育类书本,要把书中的理念通过融会贯通之后,尽可能地融入到日常实践中,而不是理论是理论,讲堂归讲堂,成为互相别离的两张皮。比方,罗素提出,教师应该把学生看作意图而不是手法。那么,我常检讨自己:教育中,我是否太侧重学生的分数,而疏忽了其他?我是否为了进步自己学科平均分的两三分,而掠夺了学生歇息的时刻与独立思考的空间?又如,当领导以考上“985”名校的规范来衡量一个教师教育的胜败,我是否能据守自己的教育信仰与规范,对领导的名利行为斗胆说“不”?进而言之,我能否依据自己的教育实践,对某本书中的某个教育理论也提出疑问,并发出自己的声响?

“反己与领会”的第二个层面——也是更高的层面,便是把书本理论化入自我的生命体会。我建议,读书即读人。这儿的读人,既包含“读”作者,也包含“读”自我。所谓“读者”二字,在我看来,乃是“读自己”。带着这样一些理念去读书,就能把书与人、曩昔与当下、外部国际与内涵心灵,把生硬单一的常识与柔软丰厚的人生,联合起来,并发生某种照应。此时,捧在手里的每本书,都因之而具有了跳动的脉息,而读一本书,便是跟自己的魂灵进行一次真诚的对话。

我从事民国教育史料整理作业的这些年,尽管出书过几本小书,但对我来说,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我曾在《先生当年——教育的陈年旧事》一书的《跋文》中写道:

读什么书,等于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这些年专心于民国人物的阅览,我似乎穿越时空,回到半个多世纪之前,和一群智者共处相知,目睹他们在大年代的浪潮中起崎岖伏,感触着他们的悲悲喜喜。他们的一言一行,感染着我,滋养着我。一天,我忽然发现自己身上的许多东西不知不觉间改变了,比方教育观、价值观、生死观、人生态度等。至于民国年代的那些教育细节,它给我的启示就更多了。一切这一切,都是我在读、编、写过程中取得的“奖赏”,也是任何讲堂和其他书本所不能给予我的。

读书半生,人到中年时总算读出这点儿滋味,也可算是没白读吧。

以上读书“三要”,纯属一己之感触。古人云,“往者不行谏,来者犹可追”,面临书架上顶天立地的好书,为了不负它们,也为了不负自己未来二三十年的余生,今日写下它,姑且当作自己读书的座右铭。

(作者系中学特级教师)

(责编:实习生(曹雯)、熊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