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山城故事会

“白象街的好小狗,谢谢你把头放在我的膝盖上"

回想编号:002

回想人:温文蚂蚁

原籍:四川彭州

回想日期:二零一九年,八月的星期天

回想发生地:白象街

赋闲的那天,我蹲在超市看花鸟虫鱼,看了很久很久。只要一个极小的小女子站在我身边。

我问她:“你多少岁?”

但她不理睬我,走过去拿手掌拍鱼缸,想使一条鱼留意到她。

无水印相片皆来自叙述者

我22岁,才刚刚结业。家里人让我在成都找作业,我跑到重庆来了。我对他们说,我受不了“成都平原青天白日底下的无聊”。我到重庆来求职,求职真困难。在作业的国际,以才有所长占有一席之地真的是很难的。有些潜力、有些灵活、有些美丽、有些自傲,这些讨人喜欢的手腕我是有的……但这些是缺乏以使一家公司选用我的,我有必要有所奉献。

作业地,曾家岩

被解雇的那天,我很早就脱离公司了。抱着纸箱子走在路上,眼睛却如同长在天上,我将自己魂不守舍的姿态看得那么逼真。

“就如同在一部电影里”,我想。

美丽的牛角沱

小女子把手指伸进鱼缸里蘸一蘸,作势就要放进嘴里。她的家长不知道去那儿了,我只好抓住她的手腕:“把养鱼的脏水喝进肚子里,是会患病的。”

她看看我,什么都没说,但把手放下来了。我竟感到少许安慰,由于自己也并非彻底的废物。

店内有卖鹦鹉,许许多多的小鸟关在一笼里,只要一对很密切。蓝色的鹦鹉以喙整理绿色小鸟儿脸上的茸毛,小绿闭着眼睛。我知道,它们在距我很近的当地感触美好。我初来乍到,没有朋友,没有任何人能够倾吐,孤单的感觉遽然被放得很大……我鼓励自己:赋闲并不是什么大事——但在心底的某处,我感到软弱无力,我想要歇息,不想再找作业。

接下去的几天,我无事可做,只能从一条街走到另一条街。接到家人的电话,就告知他们,作业很顺畅——其实一切都不顺畅,蒸包子把塑料蒸格都烧化了,揭开锅盖时还认为看到了火山口。

八月里一个极热的下午,我四处游荡,从一尊立着白象石雕的小巷里走进去——我后来才知道它叫白象街,我在那里遇到一只小狗。

我从峻峭的楼梯下来,它跟着我走了一瞬间。我一停下来,它就靠上来,是一只好奇心旺盛的小狗,和人很亲,不娇贵,很皮,但又不显得肮脏。我记住它带着心爱的笑脸把鼻尖靠近我,打开嘴巴悄悄咬我,我蹲下来,它就把头放在我的膝盖上。

之后由阶梯上下来一个担着纸箱的棒棒,它跑过去,在地上找了片塑料衔在嘴里,跟在人家身边,棒棒也笑了。不知道为什么……就在那一瞬间,我感到自己再度充满了生命力,我感到自己还能再饱尝摔打,还能像曾经相同不知疲倦地求职了。

已找到新的作业,公司途径3号线

我来重庆还不久,这是我在这个城市里遭遇到最早、最宝贵的回想之一。有人会有和我相同的阅历吗?它是流浪狗吗,后来我故地重游,可也没有找到它。我问邻近的生果估客,他们却说:“不知道。没见过”。

“是你的狗走掉了吗?”

不,那不是我的狗,但那是一只好小狗,我想找到它,并向它道谢:

“谢谢你那天把下巴放在我膝盖上,我期望永久有人陪你玩。”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