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洪泉

本年国庆黄金周前晚,73岁闻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李金斗作为 “笑满巴渝”展演落幕表演压轴艺术家又一次来到重庆沙坪坝区文化馆相声剧场逗乐坊,并接受了上游新闻记者的专访,“本年哪,我都是第三次来重庆了”,他眯起眼睛,一脸乐滋滋,“重庆观众特别好,懂相声,尊重艺人,相声最考究互动,由于作用好,咱们就乐意来,乐意常来。” 说起对相声开展的主张与期望,他则变得苦口婆心,“相声艺术是很考究的,咱们有必要拨乱反正,让正宗的流传下去,那些没有正能量的不可能持久。”

李金斗去重庆说相声,73岁了,仍然能坚持主业,还不忘正能量,应该为其点赞。可是,虽然世人简直都在说正能量,那么终究什么是正能量呢?我感觉包含媒体监督在内能推进社会进步的都应该是正能量。

正能量的发挥,和位置、财富、人品等联系都不是太大。一些台上台下要求他人这样做那样做的高官,不是被曝光贪污受贿和数百个女性发生联系嘛。一些富甲一方的富豪,偷税漏税克扣职工薪水,顺心的办着许多瞎包事。一些所谓的好人,光鲜背面的是奉承、傲慢与偏见。相反,一场大地震后,一个乞丐的捐款却感动我国,让许多仁慈的人感动,落泪,激发起国人抗震救灾的热心和勇气。

前段时间,有个粉丝告知我说,高唐县自媒体监督太猛,负能量太多,让人感觉压力过大。我告知他说,其实,在聊城市县域中,高唐是媒体生态最好的当地,虽然是自媒体监督,可是这些自媒体主围绕着法令和国家方针,依法监督、合法监督,动机是为了让高唐更夸姣、更调和。在监督过程中,有理有据有图有视频,并且有理有利有节,让被监督方无话可说,让监管部门一眼就能看出问题所在,知道该怎么处置。一起,开化了民智,让民众和官员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谈到媒体正能量,什么姿态的新闻谈论最好则成了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在我讲课或座谈时,常常有读者和作者问我这个问题。作为新闻,像汹涌新闻网、华声在线、南方周末、新京报、潇湘晨报等媒体曝光的质量比较高,是由于这些媒体选题采访的,大都是社会中的热门难点堵点,社会重视度高,有代表性,采访过程中用心吃力。这个代表性不仅仅是对方针的支撑,更是代表民意,为民发声,解决问题,都是正能量。

关于谈论,是新闻的一个连续,能发现问题症结,有格式、有预见、有深度地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战略,这样的稿子才是更好的。在一些媒体上,在纪委监督后、法院判刑时、大多有定论等状态下,围绕着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儿,有人热心谈论写的巨大上,陈词滥调,调集以往观念,给人的感受不明觉厉。但是谈论的精华在于,当社会呈现新问题新情况,该怎么看待、怎么点评,监管不明白该怎么做,民众不知该怎么走,在这样的时分,一篇文章横空出世,给我们解惑解难,这样的谈论才是社会需求的,更是正能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