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摄于北京大学那年日记里有一首脂粉气的诗,我已记不得为谁而写:凉风吹下淅沥的雨丝,薄暮早来寂寞的空庭。门前桐树旁的苔径上,牵来绿衣信使的铃声。春天里投去的相思,回音在凄凉的晚秋。殇情已随飘黄...